首頁 > 鄉村振興 >正文

崔彤設計的竹林茶園

2019-04-30 10:58:40

“遇見” · 崔彤
 
\

崔彤

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

中科院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副院長、總建筑師,

中國科學院大學建筑研究與設計中心主任

崔彤,清華大學建筑系畢業獲建筑學碩士。全球華人十大青年建筑師獎獲得者、國家優秀設計金獎獲得者、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享受國務院專家政府津貼、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現任中科院建筑設計研究院(中國科學院北京建筑設計研究院)副院長、總建筑師,中國科學院大學建筑研究與設計中心主任。

 

專訪 · 崔彤

 

Q您對夏木塘村的基地現狀有什么看法?您認為夏木塘村現在急需改變的是什么?

 

我們的主創建筑師趙迎去夏木塘村進行了實地調研,深入的分析夏木塘村的現狀,同時也帶給我一個“真切”的感受,當然這個感覺還是“隔空”印象的,就是場地及周邊建筑、道路、水田,以及對場所的“新鄰居”有一些了解。

\

© UED 
 

總體看來,夏木塘村天生的條件應該是很棒的,就是稟賦很好。難得的是,夏木塘村還有一些原始村落的印記,隱約可見它原來存在的東西,比如說基地旁的水田、祠堂,還有竹林、古樹等等,以及民宅內部的一些格局,還能清晰的看到房子建造的邏輯,比如說磚墻支撐,木梁柱構建的關系等,這就是說,夏木塘村的“基因”還保留著,但是夏木塘村已經進行過一次改造、“美容”,顯然,“腳”,動過,明顯感覺到道路系統得到提升;“臉”,動過,房子面也有被粉刷和改造過的印記。那么,現在我們要做的是:一是,還原夏木塘村“原始狀態”,找到村子的“遺傳基因”,二是,通過一種有效的介入手段,以一種韌性的姿態,輕柔的觸碰環境,使夏木塘整體環境得以提升。

 

對于提升和改造夏木塘村的問題,核心還是,第一步,是對于當地人來說,要恢復夏木塘村應有的生活和生活場景,第二步,如何讓這種生活和生活場景激活夏木塘村和周邊,第三步,如何能夠吸引一些外來人,到這個地方去觀光、旅游,或者是融入到夏木塘的生活當中,變成一個新村民。

\

© UED 
 

夏木塘村的優勢在于,“土著場所”的存在,即夏木塘村民、土地、房子、他們的生活,也就是夏木塘村還保留了村落當中最初的生產資料和生產力和生活場景。當然,我們并不希望這里的人們的回到原來的生活狀態當中,他們自己也不想回去,那樣的落后和貧困是他們要改變的。我們要做的是,傳承夏木塘村的“地脈文化”,讓人們重返土地,重構夏木塘的場所精神神和生活。

 

現在關鍵的問題就是,村民們認為的“更好”和我們認為的“更好”,是否吻合。村民們的“更好”就是像城市人一樣住高樓、享受現代設施的便利、拿著工資,這就是村民們的“更好”;我們的“更好”想的就是讓鄉下變成美麗鄉村,風景如畫;而旅游者的“更好”就是,體驗一種跟自己城市完全不一樣的,一種短暫旅游生活。那么,到底這些“好”對不對?我們認為,對夏木塘的改造不僅僅以“美麗如畫”為目標,我們認為的那些“好”,要保留,但同時,更重要的是改變村民們的生活,要把這三種的“好”放在一起,也不是簡單的疊加,是做一個平衡,最終的目標是能夠“設計一種生活”,“設計一種新的農耕文化”,“設計新的村民”。我們希望第二代的夏木塘村人可以是本鄉人,也可以是外鄉人,可以是游人、是他們共同樂意參與的生活,而不是我們假想的生活。

\

© UED
 

Q聽說您想在夏木塘村建造一間茶室,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想法?

 

作為一個建筑師,一是感興趣,二是有責任,三是有意義。我們會集成工作研究所的“研究式設計”以及國科大建筑中心的“設計式研究”并呈現出一個復合的設計成果。其實目標是一致的,我們希望能夠在這個過程中,通過土地改變環境、改變人。

 

其實進行鄉村建設途徑是很多的,我們可以一個房子一個房子地去做,或者是整個片區的去做,但是這次是一個集體活動,是一個疊加起來的成果,合力改變一個村子,并依靠外來的力量去激活村莊,激活的力量是建立一個平衡體系,我們既不是讓這些人全部離開這個村子,也不是說讓外面的人全部進入到這個村子,我們希望創造一個動態的平衡體系,希望讓原住村民留在這個地方,而外面的人也向往這個地方。別人會發現夏木塘是個有魅力的地方,這個吸引力來自于它原來自身的魅力。設計師只是外力的施加者,我們要做是發現和挖掘夏木塘自身獨特魅力所在,這個“魅力”實是不可以創造的,而是夏木塘自身稟賦和能量的釋放

 

\

© UED
 

比如,我們在夏木塘所改造的地塊,它是在靠近水田和村中心那棵大樹的旁邊,這個位置敏感度很高,因為,它即在村落“邊上”,又是村落的中心;即是耕地與村的交匯處,又是“中心”、“節點”、“地標”的疊合地帶。我們要思考水田和陸地之間、陸地和竹林之間、居住與敬神之間,因為旁邊還有祠堂。

 

在這樣小的村落有如此復雜的趣味,這讓我們非常動心。在這個“非常位置”,用一個怎樣的“平常場所”回應并呈現“本來如此”的淡然!它的“意義”應源于鄉野當中最典型,最常見的生活,它既普通又正式,既平凡又非凡,既下的廚房又登的廳堂。這些“平常”又是什么?那些,農耕時代留給大家最基本、最珍貴的生活必須是什么?它們能維系人類,造福人類,它們不是機器,它們是糧食、蔬菜、水果、茶等,與農業和種植相關的一種東西,而這些作為衣食住行中最基本的“食”。在基本的不基本之間,在物質與精神之間的與土地和種植相關的“茶”。

\

© UED
 

這個竹林邊佇立了很久的房子,帶著土地的氣息,靜黙的等待著,磚墻、木梁、灰瓦,所有的材料和建構體系都源于這個土地的“土與木”,我們要做的就是將“自然造物”樹與林轉化為“造物自然”的“木構”和“土筑”,那么好了,這個夏木塘茶室的趣味就是一個“魔法”,房子其實就是樹,就是樹屋或廳子,而樹就是房子,可以遮陽、避雨的天然的屋宇。于是茶屋、茶院、園子、林子就是密不可分整體,一個鄉野中茶的世界。


\

© 蟲兒
 

Q茶室選擇以白茶為主角,有什么特殊的意義么?

 

也巧了,與“趣村”夏木塘相關的還有兩個項目,一個在武夷山,一個在浙江,都涉及鄉村問題,都與農耕和茶相關。因此與茶結緣也有幸認識了一位制白茶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制茶大師,曾與他談及“趣村”夏木塘這件事情,邀約大師參與到我們的活動當中來,他欣然接受,所以我想到給夏木塘茶室(或者茶文化園)找到這樣的一位“主持”,懂茶、說茶、制茶,我想為茶室擬定的一個業主,總得有一個主角,主角不是我,我們建造的空間給他們用的,讓他們來拓展或想象“茶空間”的現在與未來,也許,請來的制茶大師變成了“主人,”,也許當地村民變成了客人,也許白茶變成了主角,那這個房子就是一個舞臺,如果白茶可以在夏木塘“上演”,那浙江和福建的白茶是否也可以巡回演出。

 

當城市的每一角落都有星巴克時,那么,源于“樹木水塘”的茶也許會遍及大地。

 


“ 趣 村 ” 研 討 會 發 言

 

2018年6月27日“趣村”研討會暨第三屆國際高校建造大賽系列活動于北京成功舉辦,崔彤針對“何為‘趣村’”、“如何‘趣村’”兩個問題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

北京“趣村”研討會崔彤發言 © UED
 

建筑師要打造出什么樣的鄉村?鄉村與城市有什么不同?我們為什么要做鄉村?我們做鄉村建造也好,改造也罷,是為誰做的?這些有趣的東西是為孩子們做的?還是為農民做的?還是為外來人?

 

我們討論“鄉村”,一定會談到田野、山水、風土,一定不是談與城市一樣的高樓大廈,這幅《溪山行旅圖》對自然的尋覓和贊美,這幅《早春圖》代表了中國古代文人對山水風土的暢想,包含著對農時、季節、天象的思考。

\

© 崔彤
 

鄉村與土地相聯,與農耕相關。崇尚土地、師法自然,是農業活動的根本,所以,棲居于“山、水、風、土”中;“山水間、林木構、風土筑”便是在“自然造物”的觀察和感悟后的“造物自然”的建造活動。郭熙《林泉高致》的山水畫論讓我們進入到一個“可觀、可游、可居、可思”的美麗鄉村的想象之中。

 

對于我們夏木塘這樣的鄉村來說,如何從土地出發,如何來“耕作”?如何來“種植”?如何來“收獲”?設計的趣味是否可以此為出發點,“耕作”我們的場所,“種植”和“培育”我們的建筑。這似乎很好玩,但這些好像只是建筑師的趣味,自己逗自己,當地村民開心了嗎?游人覺得有樂趣嗎?

\

© UED
 

作為設計師應參于到村子的設計的同時,應有對村民生活的設計,包含著解決了最基本的溫飽問題后,對富足的理解,對舒適的思考,之后,才有可能去談“趣味”,才有美好的生活,我覺得,這是最基本的設計問題。

 

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記》,描繪了美麗鄉村的烏托邦景象,那是一個簡單的、純粹的、沒有戰爭、沒有稅收的詳和世界。這樣的景象,正在慢慢地消失,并伴隨著城市化的進程,伴隨著土地的喪失。鄉村的問題,是不是一定就是城市化的問題?曾經的農村,并不依賴于工業生產與城市文明而存在,農村自有的土地、生產力、生產關系構成自給自足的平衡體系,這塊土地依然可以保存著最原始、最生態的生活方式。那么,鄉村的問題,是否就能用城鎮化來解決?這里面可能包含了與規劃相關的鄉村規劃,與建筑相關的建造,與景觀相關的種植,這些問題其實是一個問題。

\

© 崔彤
 

所以,費孝通曾指“從基層上看去,中國社會還是鄉土性的”。突然間,好像城鄉問題都集中到了鄉村,鄉村建設成了熱點,規劃師、建筑師都走向了鄉間,把城市規劃、城市設計、城市建筑的經驗帶到了鄉間,并向城市化邁進,可是,城市與鄉村到底有多少相似性,當我們把城市的生活帶到鄉村時,是在把鄉間作為一個演藝舞臺?表演場所?攝影棚?還是真正打算還原給村民一個美好的生活,像陶淵明所暢想的《桃花源記》,還是一個城市化的鄉村,也許我們沒想清楚。的確,鄉村是區別于城市的、不復雜的、純樸的、自然的、也是有趣的,鄉村,與天地同在,與自然山水同在、可以詩意棲居。今天這么多建筑師、高校老師同學們,這么多景觀師、規劃師,都擠到了鄉村,大家一塊來建造和建構,可是這里,能不能吃得消,能否容的下這么多內容。“建造”這個強烈的“人工造物”活動在這里如何改變或重構一個鄉村。

 

仇英的《獨樂園》中場景帶給我們的啟示是建造與培育的關聯:“樹構廳”的建構邏輯是,其一,預設的種植,包括間距和環形邊界;其二,頂部人為介入,最少的干攏并獲得“屋頂的遮蔽”。同樣,在村口的古樹作為“天然的屋宇”,已經被廣泛認同,并被神圣化,構成村子的核心,那么在鄉村,這種特有的“種植和培育”為什么不能成為我們最有效的“建構”手段。于是我們的主題之一是“種植村落”,如同在土地上的耕作,人工的介入只需順應自然的的“培育出來”,如同自然的生長,其實鄉村就是自然生發出來的,甚至沒有

色情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