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設計競賽 >正文

2018一等獎作品“埃烏特洛比亞”

2019-04-26 12:40:11

當前中國經濟正經歷由制造業為主,向以知識與研究類的服務業為主的轉變。這種轉變與全球社會經濟從機械大規模生產型向數字化定制型社會的演變是一致的。共生的城市恰恰滿足了這一新的社會需求和期望。
 
本次競賽由帕特里克·舒馬赫擔任評委。競賽要求選手們在中國一個一、二線城市選擇一塊城市中心區,打造一個擁有約1000個小單元的共生集群。西南交通大學、英國AA建筑聯盟學校、西交利物浦大學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提取秩序的邏輯,制定法則,將建筑和人類活動統一。他們通過集合住宅表達了一種特殊且動態的人際關系,年輕的創客用戶也因此擁有自由居住和更新生活的權力。最終,他們這一映射自發社會關系的定制化社區“埃烏特洛比亞”獲得2018 UIA霍普杯一等獎。
 
 
?? ?
 
The true charm of a city lies in its softness,its absorption, its all-embracing,
 it is always an expression of hope and a source of guilt.
 
城市的真正魅力在于它的柔軟、吸收、無所不包,
它總是希望與罪惡并存。
 
 

▲ 設計效果圖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當旅人踏進以埃烏特洛比亞為首府的地區,許多城市散布在起伏的高原上,她們大小相同、形態相似。如果某天某個城里的居民感到厭煩了,再也忍受不了他們的工作、親屬、房子、街道、債務等,全城市民就決定遷移到鄰近那座一直在等待他們的嶄新的空城里,在那里,每個人都開始從事新的職業,娶一位新的妻子,打開窗戶就能看見新的景致,每晚跟新的朋友做新的消遣,談新的閑話。社會是有序的,居民們反復演出同樣的場景,不過換了演員,他們的生活在一次次搬遷中得到更新。這個城市群被叫做埃烏特洛比亞。
 
——伊塔洛·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意大利,1972)
 

▲ 設計理念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1. 背景起源  Background 
 
? 年輕創客的住房矛盾
 
當代的城市社區人口大幅重組,年輕的創客們紛紛涌向一二線城市去享受多資源和機會,因循守舊的工作模式和安土重遷的思維習慣也在逐漸地弱化。然而矛盾的是,現今在中國,年輕人卻需要花費更多收入去為居住買單,急劇增長的需求量和資源的不均衡分配使得房價飆升,房產已然是一種重要的生活需求和投資手段。以中國深圳為例,一年內房租上漲了30%。不少城市也因為居住的困難而使得有夢想的年輕創客們望而生畏。
 
? 看不見的鄰居
 
城市社區正由“單位型管理”向“社區型管理”轉化。 “鄰里”在社會學中被定義為在地域的相互靠近這一自然條件下逐步形成守望相助、共同生活的群體,與家庭等基本單位共同整合而成城市居住社區—社會的空間連續統。然而,高昂的房價讓年輕人在挑選居住場所的時候,更多地取決于經濟能力、政治政策等,這意味著他們無法選擇理想的人文環境和相處對象,高度聚集的居住模式改變了鄰里聚集方式,不同階級、不同職業、不同習慣的人們被迫混雜,人們相互戒備,失去了交往。居民間互不關心、互不聯系和缺乏責任感而形成的“社會關系死角”。
 

▲ 建筑形式與城市場地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 集體秩序和文化認同感
 
16世紀,英國哲學家霍布斯用社會契約論解釋了社會秩序的起源:獨立的個體相互簽訂契約,形成社會秩序,以擺脫“自我為戰”的混亂狀態。社會秩序是自發的,從下至上形成的。一個群居部落(社區)中自然形成并由全體人員自覺維護的風俗秩序,往往會通過特定的聚合形式體現。社區中人們想要獲得交往,他們需要擁有集體性文化認同,才會熟悉并熱愛彼此。
 

▲ 設計理念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2. 設計策略  Design Strategy 
 
拿到題目后我們開始思考,城市社區不再是單純的居住功能,它還要擔負起更多的社會功能。提案必須是非常規的,它應具有前瞻性但又要有現實的技術作為支撐。基地需要擁有大量創客資源,充滿活力包羅萬象,我們選擇了深圳作為實驗土壤。一二線城市的相似性使得地域特色被適當弱化,轉而強調對居住模式母體的研究,設計最好具有一定的推廣意義。
 

▲ 設計場地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 人口分析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 游戲
 
假如,放大一個聚落中個體的喜好,每個人都可以通過自由意志去搬遷并選擇具有相似性的鄰居,就更有可能發生鄰里間的互動,社會活動與空間之間彼此聯系并體現——產生交往場所。
 
為了去尋求失落的秩序,我們設計了一個游戲,其理論基礎來源于Schelling隔離模型1,即從一個失衡的狀態開始,每個代理會根據其對鄰居構成的滿意度來選擇遷移或者留下,最終形成一個穩定的社會。我們的游戲規則是:每個點(居民)擁有等概率交往的6名鄰居(等六邊形),他們通過放大自身的特質(用顏色來表示其身上表示最強烈的需求或愛好)彰顯異同,若周圍相同顏色的點少于3個則會搬離到一個能滿足其要求的位置上,反之則留下,以此觀察微觀的個體行為對宏觀水平上產生的反映,并且尋求個體在聚落中的最理想的歸屬地。
 
注1:美國經濟學家學家Thomas Schelling提出的居住隔離模型,研究了微觀個體行為是如何演變為社會的宏觀居住隔離
 

▲ 設計理念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我們把建筑的立面,視作游戲的棋盤。游戲作為一種參數工具,我們希望能從底層去看待住宅聚落的秩序規律,關注社會規則的映射而非形而上的形式。
 
? 策略
 
現代社會是高速運作的,它沖擊著秩序的生成萌芽,因此必須以一種相匹配的高效率的手段來重塑秩序:
 
◆ 對于年輕的創客,首先要削弱住宅的資本屬性,強調居住的實質;
 
◆ 并且,住宅將被設計成一種更為日常、更為易得的商品,降低入住、搬遷、改造的成本,更多關注于創造出用戶自定義的空間。
 

▲ 場景效果圖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 入住模式
 
人們通過網絡平臺完善自己的個人屬性,比如職業習慣、功能需求、興趣愛好等。收集了大量數據的系統通過對這些參數的匹配篩選,為用戶挑選最佳居住位置。然后住戶繼續在網購平臺上挑選居所中的功能組合,并通過模擬器來擬定材質和裝飾。建筑工廠會根據用戶完成支付后的訂單信息來制造建筑部件(建筑部件在設計中是指建筑外殼和家具的模塊化組合),并通過物流送貨上門,在選中的位置進行安裝。
 

▲ 入住模式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建筑師提供大量建筑部件模板放到互聯網平臺,用戶通過平臺為自己的居所挑選功能種類、數量,來形成定制化住宅。
 

▲ 平臺資源庫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 居住單元模擬舉例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 共享模式
 
由于種種差異,追求個性的年輕人們的居所不盡相同,空間的異化在群體和群體之間被放大。志同道合的人們聚在更易交往,任何住戶愿意分享的共同點都有可能使他們成為”同質人群“,他們擁有更多的自由(搬遷和入住的成本被降低)去更新自己的生活,選擇心儀的鄰里。人們貢獻出自己建筑的小部分去與他人融合形成同質功能,并獲得共享這個大空間的權力。分時段使用或閑時出租會提高空間的利用率。
 

▲ 共享模式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他們的公共活動實際上是由“同質人群”共同決定的,是“定制化”的共享空間。
 

▲ 功能分布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技術可行性  Technical Feasibility 
 
模數設定為600mm的“建筑部件“是建筑圍合和功能家具的組合件,家具或家具的載體利用切割技術實現,由外部的硬質圍合連接并保護,管道、電路等設備被預埋在切割體中,切割體表皮可附著各式材質。這樣,不同功能的“建筑部件”通過連接件的相互固定組合成一個完整住宅。
 
▲ 技術和構造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結語  Conclusion 
 
社會秩序的體現依賴于空間秩序的建立,我們試圖提取秩序的邏輯,制定法則,將建筑和人類活動統一。集合住宅表達了一種特殊的人際關系,設計中希望這種關系保持動態,年輕的創客用戶擁有自由居住和更新生活的權力。我們追求的組織性和文化性,就是秩序和規則的演繹。希望最終,定制化社區將是自發組織的社會關系的映射,或者說,是一種年輕創客們更真摯的生活狀態。
 

\
▲ 場景效果圖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成果展示   Drawings 
 


 \
▲ 設計圖紙 © 馬杰茜、陳芳冰、褚劍飛、楊楠
色情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