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設計競賽 >正文

2015一等獎作品“涉谷之景”

2019-04-26 12:39:01

涉谷之景——作為城市延伸的校園 
 
2015年霍普杯競賽作品之一等獎 by Yuta Sano
 
澀谷的復雜在于其空間分層的豐富。涉谷的街道,尤其是一些狹窄的街巷和草庵式茶庭(露地),都別有深度。這種深度來自于空間的碎片性。如果人們看到有一樣若隱若現的東西,一定會走上前看個究竟。這座城市就是按照這種"奧" (oku)的概念進行規劃的

1.關注競賽

\
 墨爾本大學設計學院129教室

那天早晨,我正坐在129教室享用一杯咖啡。正值冬天,同學們都到市區度假了。由學院工作室負責人Laura Mártire帶領下的"自私基因 2.0"項目剛剛結束,我無意中在網上瀏覽到了2015霍普杯競賽的征集信息。

\
ROJI IN SHIBUYA WHICH HAS A SENSE OF ‘oku’

正是在Laura 老師的工作室里,我初次嘗試將"奧"的概念作為一種建筑的組織體系,把它運用在了參賽作品《澀谷之景》中。關于競賽的主題"演變中的建筑",我也和老師作了長時間的討論。基于在工作室中的收獲,我用"混血怪獸"來形成"奧",接著項目就聚焦于曼哈德·馮·格康提出的"演變——多樣統一性中的地域、傳統與現代"。

“奧‘oku’
日語中的"奧"意為穿過多層空間,也表示抽象、深邃、最深處、向內收、極難到達、極深。日本傳統建筑中的"奧"是隱藏在建筑最深處的內部空間。

2.初始概念介紹
 
2.1場地:澀谷
總平面圖

澀谷是一個高度抽象的城市區域,由一堆讓人眼花繚亂的都市碎片拼接而成。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為澀谷獨特的亞文化深深著迷的人們紛至沓來,此外還有大量的游客,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來源越來越復雜多樣。這里也以集合眾多杰出建筑項目——包括購物中心、大學、學院、辦公樓、餐廳和咖啡館——而聞名于世。復雜多樣的特性本身就是澀谷的標志。盡管我們很難去從城市角度定義澀谷,去探索這種多樣性卻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我關注的是它在建筑學方面的潛力——源于澀谷不同空間分層的多維性。

城市看起來一直都在變化之中,然而我卻不知道究竟變化的是什么。這讓人對城市感到好奇。

2.2初始概念:我喜歡玩《勇者斗惡龍:怪獸篇》

澀谷這個地方充滿了神奇。每次來到這里都是全新的體驗。尤其當我在澀谷街頭漫步的時候,我一次、兩次、三次,數不清多少次地發現新的東西,新發現簡直是無窮無盡。這一空間體驗讓我聯想到一個叫做《勇者斗惡龍:怪獸篇》的角色扮演類電子游戲,我很小的時候玩過。在這個游戲里玩家在捕捉、流血和養怪獸中不斷晉級,最關鍵的是要養出強壯的怪獸,以打敗歷險過程中遇到的對手怪獸。

IMAGE BY SQUARE ENIX

正如上圖所示,玩家將兩種不同的怪獸結合以誕生更具威力的怪獸。經過血統混合的新型怪獸通常可以獲得與父母特征相關的技能與特性。就這樣,玩家在興奮與好奇之中不斷地玩下去。可以說新型怪獸的生成在這個游戲中非常關鍵。

草圖1
 
3.設計過程

在前文中我提談到《勇者斗惡龍》游戲中的培育系統,這是因為我希望將這個系統運用到建筑設計上。有了培育怪獸的概念,我的提案有了進一步深化,同時我希望以澀谷的多樣性為基礎研究出一種新型建筑。

假如,微小的都市碎片變成一座建筑,會是什么樣?
假如,次要的建筑元素轉變成為主要建筑元素,會是什么樣?
假如,建筑與城市能夠彼此呼應,甚至融入對方,會是什么樣?
在這次競賽提交的作品中,我通過用"混血怪獸"的概念來創造建筑,來嘗試回答這些問題,讓澀谷在建筑上的潛能顯形。

概念分析圖_17個隱藏著的門和3種不同的樓梯共同讓澀谷的建筑潛能顯形

\
"過程"圖1

最初形態

Laura老師曾經專門研究過東京的建筑,對澀谷(在這里我把它看做一個城市)的了解比我還深,也給了我許多建議。當我跟她說起希望將《勇者斗惡龍》中的概念用到建筑中時,她不假思索地鼓勵我研究下去。許多指導老師一直都在質疑學生的想法,但Laura恰好是那種雖知會有風險和不確定因素,當仍會鼓勵學生按照自己的想法繼續探索的老師。

"過程"圖2

"過程"圖3

如幾張"過程"圖所示,我為不同的怪獸混合嘗試了幾種建筑形式。說到澀谷建筑的尺度,一個很有意思的發現是它們可以大致分為小號、中號、大號和特大號。同樣有意思的是,這幾個尺度的體量通常都是由樓梯、電梯或者窄巷(露地)進行空間上的連接的。我要做的就是以這四種尺度,用微小隱藏著的都市碎片搭出一個建筑。這些碎片通常是隱藏著的,也是澀谷中所謂的現代主義元素。

"過程"圖4

建筑的構成,如同澀谷這座城市的構成一樣,依靠的是城市的碎片。我用到了前文說到的怪獸培育系統,將源于城市的都市碎片以類似方式組合起來。

棲息在澀谷中的隱藏的怪獸

隱藏
的怪獸——門通常被看作城市的一個次要元素,但一旦形成整體,其實擁有扮演起主要建筑元素角色的幾大潛力。
基于"城市演化過程",我提取、取樣出17種門和3種樓梯,它們都具備"奧"的特質


通過提取澀谷一座建筑進行的城市演變過程

絕大多數澀谷建筑都完工于20世紀60年代。那時日本經濟高速發展,為預測中十幾年后的大規模地震做好準備,在城市中采取了許多抗震措施。在這個城市演變過程中,一些建筑被從周邊建筑中提取出來了。如此一來,曾經將人與周圍環境隔開的空間被空出來,成為不同人群相遇的場所。


通過提取澀谷一座建筑進行的城市演變過程

每個怪獸都各有特點與優勢,將它們的血統混合是為了生成更強大的怪獸。按照《勇者斗惡龍》的培育方式,我按照柱式、墻面、屋頂、地板等方面對每個城市元素都進行了歸類,探尋他們的建筑潛能。基于這些分類,次要性對建筑元素一點一點疊加,變成了主要建筑元素。

混血"過程"圖

小號、中號、大號、特大號體量和電梯間

在培育過程中,最先根據每個怪獸的技能和特質生成五種體量——小號、中號、大號、特大號和電梯間,在這個過程中,過去僅扮演輔助角色的門成了主要建筑元素,即立柱、屋頂、天花板、窗等等。

每一個城市碎片都代表著涉谷的歷史,也是體現校園吸收城市多樣性的一個重要元素。

澀谷中次要建筑元素形成的新型建筑

4.設計結果:澀谷之景:作為城市延伸的校園

項目賦予涉谷的建筑潛能以具體的形式,探索出一種新的建筑類型。許多體現出"奧"的概念的次要元素匯集在一起形成一個整體,這和涉谷城市的形成方式有異曲同工之妙。澀谷變成了一座校園,是對城市的延伸。其實澀谷一直是一個不斷給人來帶驚喜的地方,在這里尋常事物忽然開始吸引人們的注意力。它也許是從涉谷都市環境中自然生長出來的一個空間,也可能是不向公眾開放的隱秘場所。這些城市元素盡管可能是碎片化的,卻能從中覺察到一種完整性。微小的城市碎片平時不為人知,現在卻匯聚到一處,成為一片校園。校園是逐步設計形成的,我重新審視了現代主義元素的可能性并且運用到這個生發于涉谷本地文化與亞文化、不同人群和涉谷城市本身的新型建筑當中。校園也可以看作是街巷的一部分,與環境融為一體。
它本身就是一座城市。
它是城市中的"奧"空間。對校園來說,城市也是一個"奧"空間。
澀谷的復雜在于其空間分層的豐富。涉谷的街道,尤其是一些狹窄的街巷和草庵式茶庭(露地),都別有深度。這種深度來自于空間的碎片性。如果人們看到有一樣若隱若現的東西,一定會走上前看個究竟。這座城市就是按照這種"奧"的概念進行規劃的。事實上,人們在這樣的街道常常迷路,但這反而可以促使人們與各式各樣的人相遇。這讓人有機會在校園中發現、探索,享受奇遇。

作品提交時的排版

"過程"圖5

"過程"圖6

"過程"圖7

\
"過程"圖8



"過程"圖9

正如"過程"圖(剖面、平面和展示演變的圖表)中展示的那樣,建筑有許多空間分層。在人們在建筑中互動之前,空間內部已經發生互動了。從這一新型建筑中,人們可以將澀谷之景看作城市的延伸。 正如城市在演變,校園也在改變。這里就像澀谷本身一樣,充滿驚喜與神奇。

5.競賽之后的感受

首先,Laura,Eric,你們在準備過程中給了我許多支持,謝謝你們兩位。也非常感謝國際建協在世界范圍內為包括我在內的大學生提供了這樣一個珍貴的機會。這次競賽也離不開上海霍普建筑設計事務所股份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此外我還要向所有評委致謝。

從評委會名單可以看出,本次霍普杯競賽的特別之處在于召集了來自多達10個不同國家和背景的業內人士,讓他們一同對來自世界各地的作品討論參評。至少在我參加過的許多競賽中,這種盛況是絕無僅有的。結果出來后,墨爾本大學、本校設計學院和朋友們都來向我道賀。中國朋友們告訴我,因為這次競賽我在中國學生當中小小地出了名,這也讓我很開心。作為慶祝,我和他們一起吃了回中國火鍋。我認為本次霍普杯競賽是一個絕佳機會,學生們可以嘗試新鮮的概念和想法,并得以展示設想中的建筑的可能性。

 
草圖2
色情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