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際設計競賽 >正文

第一屆一等獎作品“鏡樹”

2019-04-28 13:23:24

先來回顧一下一等獎的作品吧
 
\
 \

\
“衲田杯”可持續設計國際競賽一等獎作品——鏡樹 / NATURAL MIRRORS  ©陳昌杰、洪正彥
 
這個看似簡單的作品是如何突破重圍,
獲得“衲田杯”國內外評委的一致青睞呢?
 
1.作品總述
 
衲田花海由于自身的完整性構成了一個花的烏托邦,在這個遠離中心城區的地帶,自身的肌理以一種自上而下的方式存在。
 
 
花海被以人工的方式塑造出來,幾何的方片在平地上以流動的方式排列,一開始就以一種遠離自然的姿態呈現。花海的色彩分布由南向北依次為黃色、紅色、紫色,這是被既有設計所安排好的。花卉被工整地排列在區域內,使得花卉的顏色和形狀這些觀賞屬性被抽象出來,而其自然屬性被剝離了,花卉不再是生物鏈中的一環,而是僅具有觀賞價值的藝術品。
 
\
衲田花海  ©UED  
 
有意而為的綿延游廊和流動的方片是一種模仿自然的痕跡,共同營造了一片人工自然的烏托邦,其氛圍具備相當的完整性。就像建筑要怎樣融入歷史環境總是要被討論一樣,當這種完整的氛圍對外來物具有排斥性的時候,一個物件怎樣以映射烏托邦的形式融入烏托邦中就是需要被關注的。
 
花海本身由于其巨大的尺度和狹窄的地面路徑會使人淹沒在其中從而迷失方向,猶如在大海中漂泊。但花海本身具有的迷人特質的確不至于像真正的大海那樣枯燥,只是需要重新定義觀察的方式。所以我們希望新物件的置入能夠構建自身的邏輯來重新表達花海而非一般性的融合。
 
\
▲室內渲染  ©陳昌杰、洪正彥
 
設計討論了一種純粹的映射,鏡面形成的虛像使花海環境被抽離出來成為抽象的元素,元素被扭轉后重構了花海與天空,水,以及觀察者的關系,從而異化了花海的觀察方式。在這個過程中,風作為場所環境的要素之一成為了一種觀察的調和劑,被重構的元素隨風而發生瞬時變換。于是,當微風拂過,時空在這里被扭曲,天空、花海和觀察者被融合成一個動態空間,并成為一個新的標志物。
 
\
▲總平面圖  ©陳昌杰、洪正彥
 
標志物被選定在花海相對中央的位置,從而使身處花海中的觀察者能夠根據建筑與空中游廊的位置關系來判斷自身的方位。建筑物成為視覺的焦點并對人們的活動路徑形成向心拉扯以彌補花海四周相對匱乏的吸引力。
 
\
▲跨越長橋盤旋而上的流線體驗  ©陳昌杰、洪正彥
 
而當人們接近這個空間時,面前水池會阻隔人們直接闖入,僅能通過架在水面上狹窄的木棧道來進入空間。變化的風吹動扭轉的鏡面使之形成動態物件,而動態的物件被限定在了一個空間框架中。動態和靜止被平衡在一個相對理想的范圍內而不至于顯得過于隨機,重構之后的環境的變化被畫框定格,形成一幅動態的空間抽象畫。觀察者面對著被定格的自然,通過長橋跨越水面,從而獲得了一種紀念性的體驗。
 
\
▲過程草圖  ©陳昌杰、洪正彥
 
進入空間后,人們順著樓梯拾級而上,隨著微風的擾動,景物的扭曲交織使其零碎、活潑而具有生命力,此時的觀察者仿佛和天空、花海融為一體。這種感覺直到到達建筑頂端,人們站在向外挑出的平臺上,花海、天空和流水又忽然重新變得完整,但此時的完整經過了之前動態的洗禮以及高度帶來的視野而變得不一樣,充滿著靜謐而具有震撼力的味道。
 
\
▲動態框景與靜謐的震撼  ©陳昌杰、洪正彥
 
2
研究過程
 
 對題目的理解
 
衲田杯是一個很開放的題目,它沒有明確要求設計類型,這個設計可以是建筑、景觀,也可能是一個雕塑、裝置。在自由度很大的情況下,需要我們對題目進行解讀,經過充分思考,以自己的理解提煉出設計任務書。
 
 設計靈感
 
設計中對場所精神的處理其實來源于抽象畫。
 
抽象這種手段可以在創作剔除一些真實環境中不需要的冗余元素,容易提煉出設計者需要的東西,并通過具象化的方式來呈現。抽象畫能夠直接體會到諸如情緒、邏輯等抽象的事物。
 
 \
來自藝術家的抽象畫  ©陳昌杰、洪正彥
 
場地環境給人的感受往往是一種抽象的情感,一個地方的風土(僅限于花海塑造出的烏托邦)所具有的場所精神往往是畫面性和身體性的,使用抽象的文字來表達往往存在偏差,而抽象畫的表達往往更加直接。
 
3
設計過程
 
為了增加對場地的了解,我們特意到衲田花海實地探訪。現實環境給我們的感受在設計概念階段起到了關鍵作用,也為后來討論過程中的問題提供了一些價值判斷。
 
\
▲花海現狀1:人工自然  ©陳昌杰、洪正彥
 
當時雖然并非花季,但同樣能夠感受到花海希望塑造的氛圍——一種由植物、水文、光線、微風所營造的動態圖景。若能在設計中回應這種自然的氛圍,這將會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
▲花海現狀2:水系流動  ©陳昌杰、洪正彥
 
\
▲花海現狀3:微風吹動植物的場景  ©陳昌杰、洪正彥
 
我們對花海的場所環境進行批判性思考,衲田花海氛圍的完整性使之具備成為烏托邦的條件,從而對外來物產生排斥。我們的設計希望尊重花海的場所精神,同時構建自身的邏輯來對其重新進行表達,而如何把場所精神這種抽象的東西轉化為具象的表達是設計中的一個重點。
 
首先采用鏡面反射來應對環境的意圖很直接,但一般性的融合并不能達到目的。我們希望把景物進行扭曲,抽離景物進行重構,從而獲得一種新的觀察方式。同時我們也不希望這單單是一個設立物,而是設法讓人置入扭曲的空間中來感受到鏡面反射所帶來的視覺變化。
 
\
▲環境元素被抽離并重構  ©陳昌杰、洪正彥
 
然后我們確定了“塔”的形式。
 
一望無際的花海由于自身具有的迷人特質不至于像真正的大海那樣枯燥,但其四周缺乏足夠的吸引力,這點依然是足夠明確的,而豎立標志物能很好地對地面的活動形成向心拉扯,以彌補邊界的缺失。
 
\
▲選址位于綜合考慮的方位  ©陳昌杰、洪正彥
 
而要設計出一個標志物,那么塔便是一個很純粹直接的解答,在水平向的廣闊空間中豎立的一個視覺焦點,很能夠引人注意。
 
同時塔能夠提供看到花海“第五立面”的高點,人們爬上塔頂可以俯瞰整個花海。關于塔的選址,我們一開始挑選了好幾個點,有在橋邊上的,有在花海中心的,有在小徑一側的,而綜合考慮到人在塔上觀看花海的角度、第五立面風貌的典型性、被反射環境元素的多樣性,以及入口與場地的關系,最后一致認為目前的選址最能契合我們的想法。
 
設計這樣一個塔需要我們在兩個對立的概念中平衡取舍:做得太新奇顯眼會和環境格格不入,做得太消隱又會失去標志物的意義,這當中的拿捏與平衡貫穿了整個設計過程。
 
4
成果展示
 
抽象畫能夠形象地表達概念,花海,天空,水紋,與微風等場地元素被抽取出來并完美地交融在一起,形成景物交織的動態圖景,隨著風的變化呈現不同程度的波動。
 
\
▲概念抽象畫  ©陳昌杰、洪正彥
 
框架的意義在于形成框景:變化的風吹動扭轉的鏡面使之形成動態物件,而動態的物件被限定在了一個空間框架中,動態和靜止被平衡在一個相對理想的范圍內而不至于顯得過于隨機。觀察者面對著被定格的自然,通過長橋跨越水面,從而獲得了一種紀念性的體驗。
 
對照設計的內部效果來看,可以說設計將二維的抽象畫轉變成為一個三維的抽象空間。
 \
▲微風狀態  ©陳昌杰、洪正彥
 
\
▲大風狀態  ©陳昌杰、洪正彥
 
\
▲強風狀態  ©陳昌杰、洪正彥
 
進入空間后,人們順著樓梯拾級而上,隨著微風的擾動,景物的扭曲交織使其零碎、活潑而具有生命力,此時的觀察者仿佛和天空、花海融為一體。這種感覺直到到達建筑頂端,人們站在向外挑出的平臺上,花海、天空和流水又忽然重新變得完整,但此時的完整經過了之前動態的洗禮以及高度帶來的視野而變得不一樣,充滿著靜謐而具有震撼力的味道。
 
 其他圖紙
 
\
▲構造  ©陳昌杰、洪正彥
 
\
▲+-0.00m平面  ©陳昌杰、洪正彥
 
\
▲+9.5m+19.5m+24.5m平面  ©陳昌杰、洪正彥
 
\
▲剖面圖  ©陳昌杰、洪正彥
 
5
總結感言
 
 參賽選手 · Designer
 
\
 
首先要感謝宿遷市政府和UED雜志社舉辦的本次競賽,感謝來自國內外的專業評委對我們的作品給予認可,深感榮幸。
 
競賽的包容性讓我們學生能夠有一次與來自全球的設計師進行同臺競爭的機會。參加競賽的整個過程充滿著波折與驚喜,我們從一開始的迷茫,到有一個偶然的機遇能夠去宿遷進行實地探訪,在過程中不斷解讀衲田花海,并探尋最合適的設計形式,最后得以收獲一個收受認可的設計解答。
 
或許這次的設計中對場地的深入思考是我們得以致勝的原因,但不管怎樣,我們能夠收獲一次對設計的討論和一個滿意的結果,這就為我們提供了十足的信心以及今后面對設計時更廣泛而深入的思考。
色情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