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師集群設計 >正文

什剎海周邊最文藝的胡同改造:劉海胡同24號

2019-04-29 10:37:30

\

文化碰撞
建筑師:柯衛 + 創意品牌:溪山清遠

時間:2016.09.26-10.16,9:00-19:00
地點:劉海胡同 24 號
 

 
編者按
第一次踏入這個純白色的空間的時候,我是震驚的,我被眼前這個靜謐的、略帶神圣感的空間所吸引、所折服。沒有演出的時候,這里更像是一個包容萬物的容器,低調而富有張力,也恰巧與胡同本身內斂的氣質不謀而合。在北京設計周期間,這個院子可能是你在眾多或人潮如織,或游客密集的胡同游覽之外另一個不錯的選擇。

\
△劉海胡同24號-“胡同里的最微音樂廳”在9月28日當天正式“開門迎客”

 
胡同文化里的北京精神
 
“胡同”一詞最早在元朝出現,距今已經有800多年的歷史,它見證了北京的歲月更迭,朝代變遷:上可為皇親國戚、風流雅士提供一方雅園,下可為平民百姓、外來佃戶容若一席居所。它以清冷的身姿固執地堅守著老北京精神核心的“包容”情懷,它以幽深的曲巷收納熙熙攘攘的人間煙火氣。如果要用兩個字來概括胡同之于四九城,應該就是“記憶”。
 
在胡同大規模商業化浪潮的當下,越來越多的建筑師嘗試在胡同中以小規模的形式,更謙和的姿態去進行舊城更新的嘗試。劉海胡同24號,這個來自建筑師柯衛的建筑裝置作品就是其中一例。
 
\
△北京國際設計周期間,在這個被稱為“胡同里的最微音樂廳”大型建筑裝置中,迎來了設計周期間迎來北京最具有人文活力的“文化碰撞”

這個建筑就像一口“大鍋”,“鍋”里的菜比“鍋”更重要
 
劉海胡同24號院曾經是一個擁擠的小院,雜物堆積、過道狹窄。它存在于一個充滿年代感的小胡同里,這里的人民延續著祖祖輩輩的生活。希望將這個小院改造成北京最小的胡同劇場,給周邊區域注入新的活力。

將非承重墻體拆除,使得空間變得開闊、通透。現代的空間形式與傳統的建筑元素相互碰撞,新的生活方式與原有院落空間重疊交錯,以此來使空間獲得新生,并對胡同文化致敬。


?
\
△改造后的建筑呈現出一種純粹而低調的狀態
 
柯衛:“院子設計的初衷是“留白”,因為我認為類似于這樣的項目,里面的內容應該比建筑更重要,“活動”比“硬件”更重要。這個建筑就像一口“大鍋”,鍋里的菜比鍋更重要。有的時候,建筑做很多項目是想達到自己的某種理想,而以我之見,最好的建筑應該是為內容而做的。這個小院子是我們到目前為止做過的最小的院子,最小的演藝空間。我們以往設計過專門演奏爵士樂、古典樂的空間,專門做論壇發布的空間,而這個院子也因為其“留白”的特點而充滿了未知的、不確定的的獨特魅力和意境。”

\
△布展空間將結合溪山清遠明式家具中造型較為簡潔的方凳、平榻、長桌等,擺放在觀眾席和討論區內。這些家具可以自由組合,以滿足不同的功能需要。

\
△新插入的體塊被白色透光布料包裹,罩住整個院子,越出院墻,在立面上形成一陰一陽的對稱形式。院子和室內的所有墻面、地面、木結構都被刷成白色,與植入的空間融為一體。
 
柯衛:“新搭建的部分沿用了老屋頂的形狀,與舊建筑形成了實和虛的重復。把原來院子的剖面重新做了一次,形成了一個虛的東西,材質是最輕盈的,地面的鋪裝是最簡單的,同時沿用了老四合院地面鋪裝的方式。如果說中國的文字在形與意上有著高度的一致性,那么希望建筑也是如此,在形體和意境上達成共融。”

\

\

\
△配合演出時的舞臺燈光,空間可以呈現重塑的多種可能;舞臺延伸到空間的每一個角落,舞臺與觀眾席的界限因此模糊,人們因此而獲得獨特的視聽體驗。
 
 
最微音樂廳里的“日”與“夜”
 
在9月28日的開幕日中,主辦方邀請《赳赳說字》節目喜馬拉雅網上線日活動作為開幕重要活動。

《赳赳說字》主講人胡赳赳先生和著名文化學者余世存將就孔子以降的中國漢語問題展開對話,議題為探討《中國人為什么越來越不會說漢語》。
 
\
△開幕當天,“胡同里的最微音樂廳”賓客滿堂
 
 \
△“胡同里的最微音樂廳”設計師、CHIASMUS建筑事務所創始合伙人、主持建筑師柯衛在活動中發言,介紹“最微音樂廳”創作理念

 \
△《城市?環境?設計》(UED)雜志執行主編柳青擔任活動主持
 
《赳赳說字》是一檔針對漢字教育的音頻節目,主要面向青少年學生、家長和對漢字認知有興趣的愛好者。由于漢字在流變過程中有斷裂、變遷、引申的現象發生,對于漢語的“根文化”的尋找,可以使人們加深對母語文化的認同和對漢語尊嚴的探尋。漢字是一條流淌的河,而漢人在這條河流中漂流得太久,或許已經忘記了為什么出發。“每天認領一個漢字,和漢語一起回家”是這檔節目的人文訴求。
 
 \
△《赳赳說字》主講人胡赳赳表示,對于《赳赳說字》所倡導的,是采取木心所言的“植物策略”,往下扎根,把自己想象成造字的人,體察每個漢字。真正能夠留下來的文字、思想就是那些“有根”的東西,沒有根是很可怕的。
 
 \
△著名學者余世存認為,從語言文字的角度來解析當代人的生活是很有意思的,生活不僅僅是物質的,也包括精神的部分。我們現在用的語言,可以說是古典漢字傳統的一個支流或者末流。中國人的漢字按照造字的原則來看,是“全息理論”最好的應用,每個漢字符號實則都是對世界的全息,所謂“回到語言本身”也就是從漢字中找到“全息”的途徑。

 
編者按:全息理論是研究事物間所具的全息關系的特性和規律的學說。它本質上是事物之間的相互聯系性,全息論既是理論科學又是應用科學,既是研究一般的全息理論,又研究一切科學領域的全息現象與全息規律。
 
 \△《盲井》導演李楊談到,如果我們對于文字的不講究和不研究,我們漢語語言所包含的美感和所承載的文化便消失了,遑論再談學問。文字對于中華民族來講是特別重要的,因為中國是世界上少有的“以字造字”的民族,漢字傳承了我國悠久的歷史和文化,當代中國人的文化缺失根本原因在于對文字使用的缺失。
 
《赳赳說字》主講人胡赳赳是北京新一代文人圈層中的代表性人物,其家學淵源,承接民國“新儒家”的文化脈象,由其主持修復的“百年語文第一書”《澄衷蒙學堂字課圖說》引發了矚目的反響。其從大眾媒體主編職位上卸任以后,更加專注于文化的研究和傳播。
 
同天的“美談”活動中,音樂家葉蓓、藝術家冰逸、建筑師柯衛與胡赳赳將再就“音樂、詩歌、藝術、空間”等話題展開對話。不同領域的學者和精英將帶著他們獨特的文化視角,聚首“胡同里的最微音樂廳”,展開了難得一見的深度思維碰撞。
 
 \
△活動中嘉賓們紛紛抒發自己對“美”的解讀
 

創意品牌:溪山清遠
 
溪山清遠是從中國藝術中汲取生活的意境,創造當代生活里中國獨有的精神空間,讓中國生命哲學和審美中的真意和詩性,重新成為當代生活的樣式。
Pure Form takes life's aura from Chinesearts, and creates a spiritual space unique for the Chinese. It aspires torestore the essence and poetic nature of the Chinese philosophies into ourmodern life.

\
 △溪山清遠部分家具展示
 
溪山清遠通過創造家具器物來建設這種生活里的詩意,去復現我們生活中丟失的桃花源。這是一種心靈的應答和領悟,溪山清遠就像關于生活的作品,重新把我們置入內心的山水和心靈的景觀中。
Pure Form creates this poeticlifestyle through its furniture. It is a process of revelation andenlightenment. With its lifestyle works, Pure Form brings us back home to ourhearts, where tremendous sceneries and landscapes extend silently.

\
△溪山清遠部分家具展示

 
“遇見什剎海”
 
由北京什剎海阜景街建設指揮部、北京天恒置業集團有限公司、北京天恒正宇投資發展有限公司、CBC(China Building Centre)共同主辦,《城市·環境·設計》(UED)雜志社承辦的“遇見什剎海”于北京國際設計周期間(2016.09.23-10.07)在北京什剎海地區盛大綻放,圍繞什剎海的歷史街區和院落展開,包括“九個院子”、“洞/和光同塵”和“回歸•院生活”等。
 
“遇見什剎海”的主題是“約會設計與藝術”。什剎海地區是北京歷史文化保護區,也是北京僅存的幾片原住居民區,這里保留了大量傳統院落和街巷。新時代已經為什剎海注入了新的活力,而我們此次的課題是:如何通過設計的力量復活什剎海。

編輯:Athena. Y
攝影:蕭劍、高文仲
色情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