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師賽 >正文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2020-08-21 14:57:31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當下中國城鎮化進入到以存量為主的發展階段,城市更新成為了這一階段城鎮化進程中新的增長點。工業遺產作為城市更新的重要組成部分,蘊含了時代及城市的記憶。如何使其在新時代下實現轉型復興,帶動城市發展,是全球諸多國家城市發展所面對的共同課題。

河北省委、省政府決定以河北省園林博覽會為載體同期舉辦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以高水平設計理念和成果全面提升河北省城市設計和建設水平。“為美麗河北而規劃設計”第三屆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邯鄲)新聞發布會,于2020年1月16日在河北省邯鄲市正式拉開帷幕。第三屆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邯鄲)由河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河北省自然資源廳主辦,邯鄲市人民政府承辦,邯鄲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組織,《城市·環境·設計》(UED)雜志社策劃執行。

第三屆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邯鄲)主要包含:邯鋼片區城市設計國際大師邀請賽以及Q-CITY國際青年設計師競賽。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主辦單位

河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河北省自然資源廳

承辦單位

邯鄲市人民政府

組織單位

邯鄲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

策劃執行單位

《城市·環境·設計》(UED)雜志社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建筑無需沿著歷史上已有的建筑之路走下去,我們就是歷史,我們的生活本身就帶著歷史的意味。”

——多米尼克·佩羅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千年古城邯鄲,是我國古代五大名都之一,自戰國時期始為趙國國都,歷史悠久,是眾多成語典故的故鄉。邯鄲,也是我國紅色文化旅游勝地,中國指南針的發源地,為中華歷史文明做出過重要貢獻。這里擁有豐富的文化遺址,有“中華第一城”之稱。著名的趙武靈王騎馬射箭的巨大雕像在這里熠熠生輝。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魅力邯鄲 © 邯鄲政府

邯鄲是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之一。這里有鋼鐵文化、磁山文化、趙王城遺址文化,還有磁州窯文化等等。磁州窯遺址是中國古代工業遺產之一,是中國北方最大的民窯體系,素有“南有景德,北有彭城”之說。磁州窯以生產白釉黑彩瓷器著稱,黑白對比,風格獨特,宋金元時期的磁州窯曾非常繁榮,如“白地黑花”,在我國瓷器繪畫裝飾中以獨特的黑白美學開啟了彩繪瓷器的先河。

磁州窯圖案中以花鳥魚為主要題材,也有山水人物題材紋飾,以方枕、白瓷容器為主,為民間珍寶,頗受歡迎的民間藝術。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白地黑花魚藻紋盆(元)邯鄲市博物館藏 © NET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白地黑花山水人物紋梅瓶(元)邯鄲市博物館藏 © NET

漫步在邯鄲城內,隨處可以感受到歷史文化古城的魅力,這座蘊含著文化基因的璀璨明珠,在城市演變的進程中正面臨著工業遺產轉型的契機。

邯鋼片區城市設計國際大師邀請賽“工業遺產轉型復興”,邀請國內外六家頂級設計大師團隊共同探討當下中國城市在轉型過程中所遇到的問題與機遇。

法國著名建筑師多米尼克·佩羅的作品享有國際聲譽,曾榮獲法國建筑獎、密斯·凡·德羅等多項大獎,常以地理學視角、極簡主義的方式,光、透明、重復的建筑語匯,從還原建筑本質的思維出發,創作出了數座里程碑式震撼的作品,如法國國家圖書館、韓國首爾梨花女子大學、西班牙馬德里Arganzuela人行橋等。他關注建筑與自然之間的融合,善于調和建筑與環境之間的聯系,他對現象學有著深刻的理解,注重建筑的自由存在,認為建筑應脫離歷史的軌跡,更應接近自然的本源。他的作品有著法式的浪漫色彩,不斷探索著讓建筑“起死回生”的藝術。

本次推文為大家帶來多米尼克·佩羅大師的專訪。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訪談 | Interview—

Q1: 第三屆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邯鄲)包含邯鋼片區城市設計國際大師邀請賽、Q-CITY國際青年設計師競賽兩大模塊。分別面向國內外城市更新領域的頂尖大師以及多專業、跨領域的青年設計師、藝術家、新型技術人員征集城市更新方案。您對這種國內外頂尖設計大師競賽以及多專業跨領域的青年設計競賽的形式來應對復雜的城市建設問題有什么看法?

多米尼克·佩羅: 第三屆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邯鄲)是一個由兩部分組成的創新形式的競賽,它在研究范圍和在項目設計的自由度方面都是非常開放的。這場競賽不同于在嚴格的預設框架內推進各個開發階段的傳統城市規劃項目,它對項目框架的要求更寬松,這無疑會激發參賽團隊的想象力和創造力。與傳統的城市競賽不同,這次競賽收集的新想法將為該地區提出新的政策指導,而不是傳統的自上而下的方式。 這種類型的方式還可以激發創造力,同時匯聚所有類型的設計師和創作者。這是一種非常有趣的令人激動的方式,我衷心希望這次競賽能夠為這個復雜的城市場地提出長遠的想法和新的觀點。

Q2: 請問您對邯鄲這座城市印象如何?您打算怎么處理:改造的邯鋼東廠片區與短期內依舊會從事生產的西廠區以及趙王城遺址三者之間的關系?

多米尼克·佩羅: 該場地約占邯鄲市約四分之一的面積,由重要的工業遺產、多種景觀、河流、運河等各樣的建筑元素組成。我們的提案旨在結合其不同元素,并定義一種既可以保護又可以利用工業遺產的拼接方式。我們的宗旨不是要尋求標準化,而是要讓各種要素共存,結合和互動,以創建一個新的統一的區域。該地區由不同部分組成,每個部分都在保護工業遺產的同時,還能夠容納新的活動和交通軸線,從而提高整體凝聚力。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邯鄲 © 邯鄲政府

Q3: 工業遺產凝結著一個城市的發展印跡,和中國的現代化進程息息相關。此外,城市之中的工業遺產還與城市居民對于城市的記憶息息相關。能否結合您過去的工作經驗,結合邯鋼的現狀,談一下從城市規劃的專業角度如何看待工業遺產?工業遺產如何找到自己將來的發展路徑?

多米尼克·佩羅: 該項目不僅涉及工業建筑的修復,它更重要的一個身份是基于工業遺產的城市項目,從現有資源中汲取力量開發新的城市結構。從工廠的功能來看,我們旨在用主要的交通軸來再利用舊的鐵軌,并修復現有工業結構中的人行天橋和連接系統。舊工業交通系統的恢復和再利用為該地區定義了新的城市網絡。在這個連貫的網絡基礎上我們自然會對工業建筑進行修復,但該項目首要突出還是工業遺產的城市方面。這種工作方向是整合和保留城市記憶的一種方式,同時也能在廣泛范圍內促進區域的新發展。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邯鋼現狀 © CBC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邯鋼現狀 © CBC

Q4: 有一些聲音認為在對城市中的工業遺產片區進行改造過程中可能面臨一些問題,如對于遺留的工業污染的處理等,可能會造成大量的沉沒成本,因而所投入的成本要遠遠高于直接進行建設的成本。請問您怎么看待這個爭論?作為設計力量,您認為該怎樣平衡工業遺產改造造成的投入和回報之間的矛盾?有沒有讓您印象深刻的案例作品? 多米尼克·佩羅: 處理工業污染是一個實際的問題,其產生的成本消耗問題也是設計中必須要被考慮的。在邯鄲,我們希望通過采用生態和經濟實用的植物除污技術(“生物修復”)來制定一種除污策略,該技術可以將方案的兩個目標結合在一起:處理工業污染和提高植物覆蓋率。可以使用不同的技術:植物降解(降解靠近地面的有機化合物),植物抽取(從土壤中去除有機化合物)或植物俘獲(使用各種植物的根系使土壤中的非有機化合物停止流動)。在污染嚴重的地區,可以使用更傳統的去污染技術(污染控制技術):其原理是使用最適合土壤污染的技術,并利用其來最大程度地進行生物修復。大型公園的開發可以幫助清理場地污染,該項目可以成為研究清理此類污染的大型實驗室。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邯鋼東廠片區 © CBC

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看,考慮工業遺產改造項目可帶來的社會和文化方面的附加值是很有趣的。德國以前最大的采礦場,魯爾區的佐爾韋雷因煤礦工業園區(Zollverein Coal Mine Industrial Complex)的改造,是混合干預手段的一個很好的例子。該項目將建筑保護,自然保護和新功能引入巧妙地結合在一起。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的方案為整個工業區的持續發展奠定了基調,魯爾博物館(Ruhr Museum)現坐落于原洗煤廠中,許多國際化建筑也在這里發揮了作用,為場地非凡的新生活賦予了文化意義。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魯爾區的佐爾韋雷因煤礦工業園區 © NET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曾是歐洲最大的煤廠(1973-1993) © Frank Vinken / Zollverein Foundation

多米尼克·佩羅團隊專訪:工業遺址的拼圖與重構

魯爾區的佐爾韋雷因煤礦工業園區 © NET

Q5:邯鋼東廠區承載著邯鄲市的工業記憶和歷史沉淀,您覺得對于邯鋼片區的工業遺產改造如何保留邯鄲的城市特色?同時又如何帶動城市的發展,激發城市活力?

多米尼克·佩羅: 對我們來說,保留邯鄲的城市特色很重要。我們的項目方案就像一個拼圖,整合了多個現有社區。 這些已建成的區域在我們的設計方案中將被保留。我們不僅要在歷史記憶與現代性之間取得平衡,還希望通過現代性將記憶帶入生活,在現代建設中充分利用過往記憶。整個項目的不同部分相互融合在一起而不是彼此對立,來組成一個統一的區域。

色情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