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師賽 >正文

當設計大師邂逅邯鄲丨莊惟敏院士團隊專訪:工業遺產如何重新定義一座千年古城

2020-05-25 14:43:07

當下中國城鎮化進入到以存量為主的發展階段,城市更新成為了這一階段城鎮化進程中新的增長點。工業遺產作為城市更新的重要組成部分,蘊含了時代及城市的記憶。如何使其在新時代下實現轉型復興,帶動城市發展,是全球諸多國家城市發展所面對的共同課題。

 

 

河北省委、省政府決定以河北省園林博覽會為載體同期舉辦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以高水平設計理念和成果全面提升河北省城市設計和建設水平。“為美麗河北而規劃設計”第三屆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邯鄲)新聞發布會,于2020年1月16日在河北省邯鄲市正式拉開帷幕。第三屆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邯鄲)由河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河北省自然資源廳主辦,邯鄲市人民政府承辦,邯鄲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組織,《城市·環境·設計》(UED)雜志社策劃執行。

 

第三屆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邯鄲)主要包含:邯鋼片區城市設計國際大師邀請賽以及Q-CITY國際青年設計師競賽。

 

\

主辦單位

河北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河北省自然資源廳

 

承辦單位

邯鄲市人民政府

 

組織單位

邯鄲市自然資源和規劃局

 

策劃執行單位

《城市·環境·設計》(UED)雜志社

 

"邯鄲最早的支柱產業其實是棉紡織業,在50年代初有很多棉紡廠都在邯鄲,對邯鄲城市的現代化和工業化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現在的邯鋼則是在棉紡織業以后,邯鄲城市工業遺產中最有代表性的一個點。

 
 

 

...經過這么多年的高速發展、建設之后,我們的確應該沉下心來,重新思考一下城市的文化、品質,以及如何提升的問題。這種轉變對城市來說也是非常必要的。

 

 

——莊惟敏院士團隊

 

\

 

“小閨女快快長,長大了考紗廠。”曾幾何時,這句順口溜在邯鄲坊間流傳,人們爭相進入紡織廠工作,并以此為榮。

 

今天的人們可能無法通過一句簡單的順口溜想象出當時的情景,而關于邯鄲過去的棉紡工業記憶也隨著老廠房的拆遷而漸漸塵封在城市的記憶之中......

 

\

歷史上邯鄲輝煌的棉紡織業 © NET

 

1949年新中國建立后,全國進行業態體系轉型,全國各大城市紛紛建設棉紡織基地。十年間,邯鄲也逐步建設完善了后來的國棉一廠、二廠、三廠、四廠。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邯鄲紡織工業達到鼎盛時期。雪白的棉花,成就了邯鄲歷史上輝煌的紡織產業,興盛的棉紡織產業也為邯鄲得來了“冀南棉海”的美稱。

 

然而隨著后來的產業調整,過去棉紡織業的老工業廠房多數也已搬遷拆除。關于邯鄲曾經的棉紡織業的輝煌歷史、這座城市的棉紡織工業記憶就這樣隨著作為記憶載體的工業廠房的拆除,在邯鄲人中變得陌生起來。

 

\

邯鋼 © 邯鄲市政府提供

 

 

今天,位于市中心區域,曾經同樣以“邯鋼經驗”為全國所學習并凝結著一代邯鄲人集體記憶的邯鋼東廠區同樣面臨著搬遷的局面。如何利用好邯鋼廠區搬遷后形成的工業遺產,使其成為邯鄲發展的新動力,是這個以工業興城的城市當前面臨的新的發展難題。

 

2020年1月16日,“為美麗河北而規劃設計”第三屆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在河北邯鄲拉開帷幕。其中邯鋼片區城市設計國際大師邀請賽圍繞“工業遺產轉型復興”,以承載著邯鄲市工業記憶和歷史積淀的邯鋼東廠區為基底,邀請國內外六家頂級設計大師團隊參與到競賽中,聚焦存量時代到來的當下中國城市在轉型過程中遇到的實際問題。

 

本次推文為大家帶來莊惟敏院士團隊代表、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建筑全過程咨詢與設計分院副院長、中國建筑學會工業建筑遺產學術委員會副秘書長李匡先生的專訪。

 

\

 

訪談 | Interview

\

 

Q:很榮幸邀請到莊惟敏院士團隊參加到此次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邯鄲)當中。初來邯鄲,您對這座城市的第一印象如何?

 

 

 

李匡:大賽發布會以及踏勘當天其實是我第一次到訪邯鄲,天下著雪,坐在車上穿過整個城區時給我的第一印象,是“新”,跟在書中多次讀到的古都邯鄲的“古”略有不同,整體城市給人的印象是近幾十年新的城市建設的感覺。建國以后,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城市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邯鄲過去集中在春秋戰國時期的實物遺存可能少了一些,但似乎也沒有妨礙它仍舊保持一種開闊、大氣的感覺。

 

\

胡服騎射 © 邵峰

 

Q:中國城市已經進入到存量為主的時代,城市更新成為中國城鎮化進程中新增長點。作為城市規劃者,您怎么看待這個社會發展階段的轉變,城市規劃的工作思路會產生什么樣的變化?

 

李匡:我認為轉變是必然的。每個國家、城市,因為各方面的資源、需求都存在一定的上限,不可能無限膨脹下去。我們國家的城市經歷改革開放以后這40年的高速發展,在現階段可能要從過去“外延式”的新區建設為主,向“內涵式”的更新發展模式轉變。過去往往忽視“質量”,而強調“速度”、“數量”。在經過這么多年的高速發展、建設之后,的確應該沉下心來,重新思考一下城市的文化、品質,以及如何提升的問題。所以這種轉變對國家以及城市來說,也是非常必要的。

 

\

 

邯鄲城市 © 邯鄲市政府提供

 

 

對于規劃設計師來說,帶來的挑戰也是巨大的,過去“外延式”的發展相對來說更像是一種自上而下的視角,很少牽涉到過多的現狀問題以及利益平衡等難題。而談及城市更新時,情況則不一樣了。

 

\

 

邯鋼周邊城市街道 © UED

 

城市老區的各種制約因素非常復雜,也會有很多既有建筑的保留以及現狀問題的考慮,尤其是會有很多不同利益的訴求需要協調。這就非常考驗規劃設計師的統籌能力,需要涉及很多不同專業之間的協調與融合,比如產業、交通、市政、城市空間及風貌景觀等。這也要求規劃設計師不能用一種精英的視角,而應該通過務實的態度來尋求多元利益的平衡。

 

 

 

Q:您提到邯鋼在邯鄲城市的發展過程中,起到了很大的貢獻。能否結合您過去的工作經驗,結合邯鄲和邯鋼的現狀,談一下從城市規劃的專業角度如何看待工業遺產?

 

李匡:其實工業遺產在全世界范圍內,不論是在研究領域還是實踐領域,都是一個熱點話題。

 

每個城市都有共性的一面,也有個性的一面。邯鄲除了眾所周知的千年古都身份外,其實在建國后,她還是新中國一座很重要的工業城市。最早的支柱產業是棉紡織業,在50年代初有很多棉紡廠都在邯鄲,對邯鄲城市的現代化和工業化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

 

隨著后來的產業發展,就像其他許多的工業城市一樣,經歷了傳統產業的調整、乃至衰退的過程,城市中很多有價值的棉紡廠在新千年以后被逐漸拆除。而當它被拆完的時候,我們才回過頭來注意到工業遺產對于這個城市的重要性。

 

所以我覺得對邯鋼做一個系統的研究是非常有必要的,現在的邯鋼也是除了棉紡織業以后,邯鄲城市工業遺產中特別有代表性的一個點。

 

\

 

大師團隊在邯鋼東廠區踏勘 © UED

 

有意思的地方還在于,它不僅僅是一個工業遺產的問題,我們上午去參觀邯鋼廠區,它分為東廠區和西廠區,這兩個廠區并不是簡單的一個生產流程自然擴張的結果。東廠區本身就是一個完整的生產系統,在上世紀九十年代的時候,它發展得特別好,“邯鋼經驗”是全國學習的典范。

 

而新建的西廠區則是另一個獨立生產流程的新區,跟寶鋼一塊合作建設的。從全國各大鋼鐵廠來看,似乎也不多見,這是邯鋼一個很有特色的地方。另外,在廠區的南邊就是趙王城遺址,一個2000多年前的遺址。它與邯鋼這個新中國重要的工業遺產,基本上是并置的關系。兩者之間如何協調是邯鋼項目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點,也是我們在做這個課題過程中,要重點考慮的因素。

\

 

大師團隊在趙王城遺址踏勘 © UED

 

在對待文化遺產的問題上,也不能厚古薄今,盡管趙王城遺址是第一批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似乎要比邯鋼工業遺產更有價值,但其實它們都是城市發展過程中某一段歷史時期的重要見證。我認為兩者都應該放在重要的位置上,妥善處理好它們之間的關系,使二者交映生輝,這是我對這個項目一個總的考慮。

 

Q:能否結合您所在的團隊過去參加的工業遺產改造項目,談一下在對邯鋼的保護和再利用上,有何可以借鑒的地方,以及不一樣的地方?邯鄲如何找到自己的發展路徑?

 

李匡:就工業遺產保護與改造利用來看,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地區,所面臨的問題是不一樣的。在一線城市以及沿海發達地區,產業基礎好,文化創意、高新科技等新產業需求旺盛,所以產業轉型升級相對容易實現。因此主要考慮的是空間、風貌、品質、特色、活力等問題。像我們在北京首鋼所做的實踐,只需要把工業遺產的價值挖掘好,空間梳理好,交通及市政設施建設好,自然就會有產業和需求對接過來。

 

\

首鋼園區西十筒倉改造 © NET

 

但對于邯鄲這樣的三線城市來說,產業基礎比較薄弱,新興產業需求有限,因此,如何通過適當的策劃與設計,利用好工業遺產的空間資源,引入契合當地發展需求的產業,帶動整個地區及城市的發展,將是一個嚴峻的挑戰。

 

同時由于城市經濟發展水平所限,在造價成本方面也要嚴格控制,這樣才能保證可持續的運營與發展。我們清華的張杰教授團隊在景德鎮做的陶溪川宇宙瓷廠改造,跟邯鋼情況比較類似,都是對地級市中的工業遺址進行改造利用。摒棄了大拆大建的房地產開發模式,保留主要的廠房及工業設施,通過適度的設計,有限的投入,在保留原有工業風貌的前提下,對空間進行改造提升,吸引當地的年輕人及“景漂”入駐,進行陶瓷藝術創作、研究、交流與展示,并通過持續的運營和文化活動吸引上下游產業聚集,讓原本衰敗的工廠發展成為當地最有活力的產業聚集地,并帶動整個地區的復興。這種務實的做法對于邯鋼是很有借鑒意義的。

 

\

陶溪川宇宙瓷廠改造 © NET

 

Q:同時我們也注意到一些其他聲音,在城市工業遺產改造過程中可能會遇到的一些問題,例如殘余的工業污染的處理方法,可能會導致大量成本。由此導致投資成本遠遠高于直接建設成本。作為設計者您如何看待這一矛盾?

 

李匡:您提到污染的問題,是工業廢棄地的再利用,包括工業遺產的保護與改造利用里面非常關鍵的一個課題。大部分的重工業,或多或少都存在一些污染,但污染不是把整個工業遺產拆掉的理由。因為保護也好、利用也好,或者說拆除新建也好,污染都是客觀存在的,但是對污染處理的方式,是可以不一樣的。

 

拆除重建是一種短期之內相對簡單粗暴的處理辦法。一般土壤的污染,往往采取換土或焚燒等方式,可能見效會比較快,但短時間之內散發出來的污染物數量并不少,而且還容易造成二次污染或異地污染。如果我們采用保護和改造利用的模式,可以通過一些比較長時間的、物理的或生物的方法,讓污染物緩慢的降解和釋放,也是一種可選擇的方式。所以我認為污染治理跟保護利用其實并不矛盾,而且也是我們在工業遺產保護利用過程中,要著力考慮的一個點。

 

\

邯鋼東廠區 © UED 

 

 

至于您提到的改造成本的問題,這也是一個非常關鍵的點。因為一般直觀給人的感覺,就是廠房以及各種工業設施,仍然有比較完好的結構,工業設施的設計荷載往往都比較大,改造成本應該不會太高。這個樸素的邏輯是沒有問題的,但改造成本的高低也比較考驗設計師的把控能力。如果我們能夠順應原有的空間、結構,植入適當的功能,進行適度的改造,其成本肯定是比新建要少的。反之,如果不考慮原有空間、結構的特性,一味追求標新立異,改造成本往往會比新建大很多。

 

 

 

 

 

當然,對設計來說,沒有一成不變的固定方法,而是需要根據不同的情況做出差異化的處理。 對邯鋼這樣一個大規模的廠區來說,并不需要都改造成標志性建筑,許多建筑可以作為背景建筑,其本身具有的工業風貌就非常有特色,完全沒有必要去做太多過度的改造。過度設計也是目前工業遺產保護與改造利用過程中存在的一個突出的問題。因為過度的設計反而會對工業遺產原來的空間和風貌造成不利的影響和破壞。  

 

 

 

Q:第三屆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包含兩大模塊:邯鋼片區城市設計國際大師邀請賽、Q-CITY國際青年設計師競賽。您對這種國內外頂尖設計大師競賽以及多專業跨領域的青年設計競賽的形式來應對復雜的城市建設問題有什么看法?它與傳統的城市規劃有何不同?另外,您對年輕的設計力量抱有何種期待?

 

李匡:從選題到組織,包括您剛才提到的面向大師以及青年設計師的形式,我認為都是很好的嘗試。

 

 

 

首先,選題緊扣國家發展轉型的重大問題,跟當下城市的發展階段是契合的。但是選題的難度也很大,不是那么容易找準方向,所以通過院士和大師來領銜研究這種比較復雜的城市課題,進行設計的交流以及思維的碰撞,來找到最佳的發展方向,前期多論證,多比選,找準方向以后再去深入做,這也是一種科學務實的態度。

 

 

 

\

 

大師團隊及大賽專家于趙王城遺址踏勘留影 © UED

 

 

另外這種復雜的問題往往也需要一些新奇的、創造性的想法,所以再加上青年設計師的力量,也是很好的思路。因為年輕人的思維會非常開闊,不容易受條條框框的限制,常常能產生令人意想不到的火花。所以我非常期待年輕人的表現,并不要求他/她們能夠考慮得非常周全和完善,而是期待他們能在某一個方面,比如說城市空間、風貌、景觀、環境、產業、運維等,給我們帶來意想不到的思路和創造性的設想。這個是我特別期待的,也是希望年輕人能夠努力去做的。

 

\

 

城市和鄉村在不同發展階段會遇到許多難題和多元化訴求,在新時代背景下,亟需探索出立足于中國城鄉創新發展思路。

 

CBC建筑中心作為中國城鄉創新發展領域最具影響力的研究與實踐的機構之一,多年來致力于通過“大師工作營”“設計競賽”“集群設計”等創新方式,為中國的城市與鄉村解決發展中遇到的復雜問題,提供有創意的、系統性的城鄉發展解決方案。

色情在线观看